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- 不伦恋情 - 买 情趣内衣 来孝敬姐姐
买 情趣内衣 来孝敬姐姐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中文字幕av_日本AV网站_中文字幕视频在线观看_最新中文字幕经典中文]

地址发布页:

我躺在沙发上,头枕着扶手,嘴里叼根菸,看着姐姐在下方为我舔舐射完
次精液的鸡巴。

  姐姐一副爱不释手的模样,让我的心理慾望得到了极大的满足,只见姐姐一
下子用双唇来回刷洗棒身,一下子又伸出灵巧的舌头绕着龟冠外缘打转,试图找
出更多残留的分泌物,偶而又用双唇紧紧地裹住肉冠将棒身送入口中,不断吸进
吐出。

  姐姐看着我沾满浆液、一片狼籍的阴毛,笑着说:「哲苇的毛毛好多,都长
到肚脐边了,而且沾了好多水喔!这个可没办法舔,坏毛毛,有机会姐姐帮你剃
掉。」说完还用手去比划拉扯我的阴毛一番,不过也只是轻轻拉,倒是不会痛。

  虽然鸡巴已经射出两次,在姐姐的反覆舔舐吞吐下,还是不自觉的又硬了起
来。面对姐姐性感爆表的挑逗,让我的鸡巴打从进了房间之后,几乎都是一直硬
着,感觉真是既甜蜜又痛苦。

  姐姐笑道:「坏哲苇又硬了,今天已经出来两次了,不可以了喔!再做下去
对身体不好,要乖一点呦!」说完,轻轻用指尖点了点我的龟头,顿时鸡巴又摇
了两下。

  看着娇笑不已的姐姐,我苦笑道:「姐姐,妳这样舔法,我怎幺会忍得住,
会硬是正常的吧?要怪就只能怪姐姐实在太迷人了。」

  如此舔舐吞吐一番,姐姐也许是已经得到心理与肉体的满足,并没有对我再
多做语言诱惑,反而是一边话家常一边帮我把鸡巴上的残留物一一舔舐乾净。不
仅如此,姐姐连阴囊也细细的反覆舔舐,问她为什幺不拿毛巾还是卫生纸来擦,
姐姐只是轻笑回答:「我喜欢这样服侍哲苇老公,等我舔完再去洗个澡吧!」

  一番水磨工夫做足了,姐姐才拉我起来,让我去旁边的浴室沖洗。我问姐姐
要不要一起洗,姐姐说:「我还要把这边整理一下,地板也要擦乾净,等等再去
洗。」

  就在我一直缠着姐姐陪我洗澡的当下,习楷哥却突然进来了房间,我跟姐姐都
还裸体抱在一起,看见习楷哥让我愣在那里,不知如何是好。倒是习楷哥先开了口:
「你陪哲苇去洗吧,我来整理。等等你们洗好下来楼下,我还有事情要跟哲苇商
量一下。」

  「习楷哥,我……」

  「哲苇,不用说什幺道歉的话,应该是我要跟你说谢谢。芸铃跟着我那幺多
年了,一直没过上好日子,我虽然不能给她男人应该给的,但是我有你这个好兄
弟,帮我解决金钱困扰,又让你姐姐能嚐到做女人的滋味,我才该向你道谢。」

  我看了一下姐姐,姐姐听罢也是眼眶泛红,我不禁道:「习楷哥你放心,你跟
姐姐的事情,我一定尽自己的能力帮到底。」

  「我如果不相信你,怎幺会放心把你姐姐交给你呢?你们快去洗吧,洗好快
下楼。」

  我跟着姐姐往浴室走去,瞧着她屁股上两团圆滚滚的肉左摇右晃的,好像一
颗成熟度百分百的超大水蜜桃,真是让我心痒难煞。姐姐大概发现我的目光,翻
过头笑道:「坏哲苇,你今天的釦打已经用完了,不要再胡思乱想了。嘻嘻!」

  我听姐姐这幺说,好像领悟了什幺,但是又没有想出结论,只好搔搔头,跟
着进去了浴室。

  二楼的浴室比楼下小大概一半,也没有浴缸,只有一个塑胶製的泡汤桶放在
澡间里接水用。汤桶还挺大的,我目测自己进去坐在里面是绰绰有余,姐姐说偶
尔冬天她跟习楷哥会轮流洗澡,在汤桶泡个澡,用这泡比浴缸省水多了,高度也比
较够。

  姐姐放了水在汤桶,并拉张小椅子让我坐下,先舀了些水把我们身体打湿,
就帮我先洗头。洗完头之后,倒了些沐浴乳在搓澡巾上,揉出了一堆泡沫,然后
就往自己身上涂抹,看着身子擦满泡沫如同雪人一般的姐姐,我真是淫心大动。

  姐姐很快地涂好了泡沫,慢慢走到我的身后,用那两团硕大无比的软肉不停
摩擦我的背部,我还能明显感觉到姐姐那两颗可爱的大红豆在我背上不停游移,
我哪禁得住这种诱惑,没两下就站起转身抱住了姐姐:「好姐姐,我还想要。」

  只是姐姐还是很坚持:「不行,今天不行,这样一直做你身子会坏,没得商
量。是我不好,还在戏弄你,赶快洗洗下楼去吧,你习楷哥不是说还有事要跟你讲
幺?」

  被打了回票,我心中挺失望的,或许是这股神情被俊嫂发现了,她赶紧安慰
我:「你习楷哥的身体坏了,我只有你这个心肝,你不为自己也得为姐姐想想不是
吗?」

  我听见这番话,心里的委屈也顿时化为乌有,当下也不多胡思乱想,跟姐姐
就专心洗澡,很快地洗好下了楼。

  习楷哥跟王明圳正坐在客厅泡茶抽菸,看着电视,一看见下楼的姐姐,王明圳眼都
直了,吞了一下了口水说道:「芸铃啊,妳怎幺变了个人似的?不仅容光焕发,
那眼神看过来好像会勾人魂一样。」

  我跟习楷哥同望向姐姐,王明圳不说我还没有注意,姐姐真的变得跟以前不一样
了,那股神情写在脸上,一看就让人知道她是发自内心的在快乐,两颗眼睛像弦
月一样,笑眯眯的,真是说不出的迷人。

  「臭王明圳,还笑话我。告诉你,我有了哲苇,当心我不理你。」

  在一阵打趣中我跟姐姐也坐了下来,习楷哥递了根菸给我,边说道:「我刚刚
跟钱庄联繫过了,他们说只要下週六前拿三十五万给他们,跟他们之间的帐就算
两清,剩下的部份就是银行的,以我的薪资慢慢摊还还负担得起,毕竟这笔债务
连同先前偿还的部份,加之后扣薪还款的部份,算起来也缴纳的七七八八了,我
跟芸铃就没什幺太大的压力了。」

  我把烟上了火,接着道:「那行,照王明圳跟我说的意思,王明圳就是要负担二
十五万,王明圳,这数目你没问题吧?」

  王明圳不在意道:「行,这数目我可以处理,我过两天送过来。」

  我接着道:「习楷哥,我明天领三十万给你,扣除偿还钱庄之外,剩余的部份
你看是要拿去先偿还银行,还是要留着家用都行。」

  「哲苇,你不用拿这幺多,而且还要存点钱将来娶老婆,拿十万就够了。」

  我板起脸道:「这幺说你跟姐姐还是把我当外人了吗?姐姐都跟我这样了,
我也不能让她还在为钱的事情烦恼。虽然这笔钱不能帮你解决债务,但是也可以
让你们夫妻不用过得那幺辛苦。」

  习楷哥想了想:「好吧,那就这样好了。另外还有一件事情要你帮忙,那就是
因为我已经没有办法生育,希望你能帮我跟你姐姐生个小孩来传宗接代,你姐姐
以前有去看过医生,医生说她不易受孕,所以对这事我也不抱太高期望,只是希
望你能答应,毕竟这事情还是要跟你说一声,让你知道。」

我望着一脸期盼的姐姐说:「好的,我答应你们,不过问题是王明圳是不是也
行?」

  王明圳苦笑着说:「我的精虫早就死光了,不然我也想帮你姐姐生个大胖小子
啊!」

  我跟习楷哥、俊嫂哈哈大笑,习楷哥说道:「明天週六是你姐姐生日,公司交代
要让我去北部出差两天,钱的事情等我出差回来再解决。你王明圳週末全家人都在
家,他也不能过来,你想个好点子帮你姐姐庆生吧,等等我拿份备用钥匙给你,
你以后来就不用叫门了。」

  我听见要帮姐姐庆生,当下灵机一动,想到了个好点子,也不说破,只随口
说了声好。臭老头这时却不依了:「说到这我才想到,我明后天不能过来,芸铃
妳可得趁现在安慰安慰我啊!」

  姐姐笑道:「这也不是什幺难事,您老人家胃口小,容易饱。嘻嘻!」说罢
还不忘轻轻瞪了我一眼。

  姐姐走到门口,把门上了锁,因为开了冷气,所以窗户倒是都关着的。姐姐
摇着粉臀走到了王明圳面前,轻巧的脱下了衣服,露出她那对让我着迷不已的大奶
子,王明圳见状就想伸手去摸,姐姐倒是先开了口:「摸啊!等等奶水滴到衣服,
我倒要看你怎幺跟王婶交代?嘻嘻!」王明圳听了这话连忙把手缩回。

  姐姐把茶盘挪开,并示意王明圳坐到茶几上,自己坐到了椅子上,慢慢地把王
伯的裤子褪下来,近距离看王明圳的肉棒。果然姐姐说得没错,王明圳的鸡巴的确比
我的短上许多,而且还皱巴巴的瘫在那儿还没反应。

  姐姐将电视音量调大,并抽了几张面纸握在手里,凑近了王明圳的软鸡巴,轻
巧地将鸡巴含住,并把双手伸进了王明圳的衣服里。

  「小玉啊,妳是要赶我走,还是要让我在哲苇面前出糗啊?怎幺一见面就用
绝活?」

  「王明圳,您得了吧,对您来说,招招都是大绝招啊!嘻嘻!」

  我跟习楷哥听到又是一阵大笑。姐姐对付王明圳真的有自己的一套,只见王明圳胸
口两个乳头给俊嫂搓揉旋转没几下,鸡巴就迅速的硬起来,姐姐见状就放弃对奶
头的攻击,小嘴仍然含住鸡巴慢慢前后吞吐,一双手却是在搓揉自己的双乳。

  王明圳见状说道:「芸铃,妳慢点啊,我想多享受一会儿,这幺早出来不就没
得玩了?」

  听到这番话,我终于想通了,姐姐跟我说釦打用完了,那就表示说,我可以
慢慢玩,不用急着来不是吗?刚刚在楼上第二次我根本不用那幺心急才对。想通
了这点真是让我茅塞顿开,心情舒爽啊,哼哼,骚姐姐,明天有得妳受了∼∼

  姐姐搓揉按摩双乳约有两三分钟,她嘴叼鸡巴,伸手拿起旁边的茶杯,就拿
着茶杯去挤奶水,姐姐的奶水还真不少,左右乳来回挤没几下已装了一小半杯香
喷喷的奶水。姐姐小嘴鬆开鸡巴就笑着说:「刚刚在楼上吃啤酒鸡,现在改吃奶
鸡。嘻嘻!」

  我笑说:「姐姐,妳可比先前电视上介绍的那个什幺奶鸡妹还是鸡排妹正点
多了。」

  只见姐姐一口含住奶水,就迅速的将王明圳的鸡巴吞入,跟我不同的是,姐姐
这次是像之前我在厨房看到的一样,利用传统头部前后摆动的口交方式来让王明圳
兴奋。想不到姐姐真厉害,光是一样吹喇叭就可以搞那幺多变化。

  姐姐的头部左右摇摆,鸡巴在姐姐的小嘴中不停进出,发出「滋滋滋」的声
响,客厅中除了电视机在报新闻的声音,夹杂着淫靡的声响,真是好突兀。

  我跟习楷哥饶有兴緻的观赏着这一幕,边看边说些有的没的琐事,突然我很好
奇的问:「习楷哥,我很好奇,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是生理还是心理问题呢?」

  习楷哥回答:「我现在的状况像是阳痿,不过性慾确实也不高,之前你姐姐也
尝试想帮我弄硬,不过硬不起来不说,连慾望也不高,我想两样都是有,只是去
看医生的时候,诊断是说生理的因素,有时候王明圳在玩你姐姐的时候我也会参一
脚帮忙,不过那也只是想让你姐姐更开心更尽兴而已,我自己倒没什幺感觉。」

  我们这边两个大男人在东拉西扯讲些有的没的事情,从性事扯到了工作上,
我跟习楷哥居然开始谈论最近生产製程上的一些问题还有改善想法,旁边是个巨乳
美少妇赤裸着上半身在帮个脱了裤子的臭老头吹喇叭,这场景真是诡异又好笑。

  鬼扯没多久,只听王明圳呼吸加速,哼声连连,姐姐埋在他的下体依旧不停摆
动头部左摇右晃,一双小手不停搓揉王明圳那对老奶头,搞得王明圳又是一阵猛哼。

  突然王明圳一声低吼:「呼∼∼呼∼∼老子要射了!嗯……嗯……」说完,腰
部紧紧抵住姐姐的头部,双手搂住姐姐的后脑杓,姐姐也是温顺地配合王明圳,两
只手反搂着王明圳的腰部。

  看样子是缴械了,王明圳虽然气喘吁吁,但是呼吸逐渐顺畅,脸上还是很陶醉
的样子。姐姐拿起桌上的茶杯放在嘴边,把自己和着精液的奶水吐到了杯中,还
顺便转头,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,一边拿着刚刚抽的纸擦拭嘴巴。

  我心里不禁想:『好姐姐,难道妳只愿意吞我的精液吗?』想到这我心里一
阵得意。

  王明圳称讚道:「芸铃,妳的小嘴跟妳的小嫩穴一样,真是勾魂啊!」

  姐姐略为不满的说:「我没那幺大本事,还没勾到魂你就下课了,加油啊小
朋友。」

  两人边穿衣服,习楷哥告诉姐姐他有买便当还有小菜回来,让姐姐去厨房拿出
来。至于王明圳,因为时间已晚,回家也没饭吃,就一道留下用饭。吃完大家聊了
没多久就解散了,因为明天习楷哥一大早要出差,也不好打扰到太晚。

  临走前习楷哥吩咐我明天早点过来陪姐姐,我连声答应,心里在想,要怎样才
能让姐姐过个开心的生日,边想编盘算。上了车先打通电话到市区的水族馆,问
完话就开车回家了。

  第二天我起了个大早到习楷哥家,只是习楷哥比我更早就去搭火车了,要进门刚
好看到姐姐,姐姐连忙对我说:「哲苇,你来得刚好,载姐姐去市场买些食物,
中午晚上才有材料煮饭。」

  我说要带姐姐出去吃,姐姐坚持不肯,最后一人退一步,中午出去吃,晚上
在家煮,我就载着姐姐去市场买菜。买回来后,我就要姐姐换衣服,出去逛街顺
便吃中餐,只是姐姐换好衣服,让我很不满意,之前没留意,怎幺姐姐的衣着款
式都好老土?只是当下我也没多说什幺。

  「姐姐走吧,我们出门。」

  载着姐姐我开到了市区的百货公司,带着姐姐东逛西逛,或许是很久没逛街
的缘故,姐姐像个充满好奇心的小女孩,这看那看的。看到她这副开心的模样,
我明白,自己已经深深迷恋上这个比我大好几岁的美少妇了,我半强迫半撒娇的
要姐姐试穿并买了几件比较时髦的衣服,还要她买了一些化妆品。

  最后带她来到了内衣专柜,先让柜姐帮她量了三围,再帮她挑了三套日常的
内衣还有一套性感的内衣。柜姐一下子卖了四套内衣,羡慕又高兴的连说:「小
姐,妳不只身材好,老公对妳更好,还陪妳来买内衣,真贴心。」

  一番糖衣砲弹哄得姐姐开心不已,接下来就带着姐姐去用餐,逛到傍晚回俊
哥家。手上提着大包小包的姐姐把东西放好了就说要去準备晚餐,让我先去看电
视,我告诉姐姐有事情要出去办,一会回来,说罢便出了门。

  我到麵包店买了个小蛋糕,又到商店买瓶红酒,就过去水族馆拿昨晚订购的
鱼,用车上的整理箱装好。我回到了习楷哥家,此时姐姐还在做饭,一看见我回来
了,姐姐便说:「哲苇你先去洗个澡吧,等等準备吃饭了。」

  我把酒拿去冰好,便拎起刚刚买的东西就上了二楼浴室,将泡汤桶装了半满
的水,擡到视听室,并将买来的鱼放到了桶里,再将蛋糕放在桌上,便去洗澡。
洗完下楼,姐姐刚煮好没多久,便要我坐下用餐,一边跟我说今天逛街的事情。

  兴许是之前因为经济压力的关係,姐姐一直过得很辛苦,现在因为我的加入
让家中经济压力减轻很多,姐姐才慢慢露出她的真本性,姐姐这样的说话还有神
情,真像个小女孩呢,说有多可爱就有多可爱,望着她的神情,我不由得癡了。

  「哲苇啊,何必这幺破费呢?你还要存钱娶老婆呢,要节省点。姐姐年纪大
了不在意这些东西,以后不要乱买了。」

  「我的好姐姐,谁说我还没娶老婆,妳不就是吗?」

  「臭哲苇真贫嘴,你以后还是要娶个老婆的,姐姐不可能跟你一辈子啊!」

  「是啊,不过在那之前,我知道姐姐不会不管我的。妳不用多说,我就是知
道。」

  姐姐听到我这番天真的告白,眼眶顿时红了,我不想破坏气氛,连忙说道:
「姐姐,妳放心,我不敢说什幺大话,但是,我跟妳保证,有哲苇在,就不会让
妳再担心受苦,所以妳还是安心吃饭吧!」

  姐姐被我这幺一说,「噗嗤」一声笑了,那个模样真是好美!我也不再多说
什幺,跟姐姐很快就把晚餐吃完了,我们都知道,接下来还有美好的夜晚要一起
共渡。

  帮忙姐姐收拾好碗盘,洗净归位后,我牵着姐姐的手,对她说:「好姐姐,
我们去楼上吧!」

  「臭哲苇这幺猴急,去就去,你以为姐姐怕你啊?」

  「唉呀,姐姐妳想哪去了,我们还有蛋糕跟红酒还没享用啊!」

  「哼!你这坏家伙,就知道欺负我。」

  「好姐姐,我要欺负妳一辈子。」我轻轻吻上了姐姐的唇,双手也搂住她的
腰,这个贤淑又美艳的女人已经佔据了我的心,对于姐姐,我真的是又怜又爱。

  姐姐在我的舌头攻击跟双手抚摸下败了阵,连忙上楼说要洗澡,我转身去厨
房拿了红酒还有杯子,并用冰桶装了一些冰块再将酒塞到桶里冰镇,接着也跟着
上楼。

  趁着姐姐在洗澡的当下,我打开了视听室的空调,突然发现之前来没注意到
的东西:就在角落,有一个上盖的大整理箱,还有一个洗衣篮。我将箱子打开,
原来都是一些情趣用品跟情趣内衣之类的杂物,这些大概是王明圳买来孝敬姐姐的
吧,满满当当的,数量还真不少。至于洗衣篮,应该是放置使用过的物件集中以
便清洗吧!

  我随手翻弄着这些东西,好像个资源回收的老人家一样,在挑拣着自己用得
上的物品,这看看那看看。时间过得特别快,这时候姐姐也洗好出来了,她穿着
今天买的衣服,让我眼睛为之一亮。果然啊,姐姐只是平常没打扮而已,打理好
也是个回头率百分百的美少妇呢!

  我站起身一把搂住姐姐,把她带到了沙发上坐好,帮她点蜡烛切蛋糕,并为
她倒红酒,还鼓掌为她唱了两轮生日快乐歌。我看见姐姐眼眶又红了,连忙敬她
酒转移注意力:「姐姐,我们的日子会越来越好的,这杯酒敬妳也敬习楷哥,祝妳
生日快乐!」


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更新.